7个人的7月7日

发布时间:2024-07-14 05:25:10 来源: TG@KZSEO

  

  中新网7月7日电(特约观察员 王立羽)1937年7月7日,蓄谋已久的日本法西斯悍然发动全面侵华战争,中华民族雄浑壮阔、可歌可泣的八年抗战由此开始。87年后的今天,不妨让我们穿过时间长廊,回到事发当日,去近距离观察身处现场的中国军人、美国驻华武官,以及日本侵略者的所思所想、所作所为。

  “拼命三营长”金振中

  1937年7月7日晚,第29军110旅219团3营营长金振中收到紧急军情:几名日本兵突然来到中国军队驻守的宛平城下,扬言要进城寻找演习中失踪的士兵。这一无理要求被拒绝后,日军开枪示威并炮轰宛平城,进而攻打京畿咽喉要地——卢沟桥。

  金振中所在的219团,是中方守卫宛平城、卢沟桥及周边地区的主力。对于日军来犯,金振中早有预感和准备。7月6日,占据丰台的日军冒雨“演习”,金振中闻讯换便装前去侦察,发现日军“演习”目标正是卢沟桥。他急忙上报敌情,同时下令部队做好战斗准备。正是这些举措,挫败了日寇的初期进攻。

坚守卢沟桥的中国军队。图/中新网

  事变爆发后,日寇于7日夜再次大举进攻,219团奋起反击。金振中率3营坚守宛平城和卢沟桥,多次击退日军。8日凌晨,110旅旅长何基沣亲临火线,向官兵发出“与卢沟桥共存亡”的命令。金振中遂组织敢死队发动突袭,重创敌寇。

  尽管将士奋勇杀敌,但因实力悬殊,29军伤亡很大,金振中也被炸断左腿。血战至7月底,29军被迫南撤,北平、天津相继沦陷。中国人民开始了浴血八载的全面抗战。

  当时正养伤的金振中,不知道战争要打多久,也不晓得何时能胜利。虽然1938年才伤愈归队,但当年他就参加了武汉会战,继续奋战在抗日前线。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金振中终于等到并亲眼目睹了中华民族一雪百年国耻的时刻。

  而他的对手中,有人没活到那一天。

  一对“鬼子”师兄弟

  事变当天,与金振中所部交锋的是日寇“中国驻屯军”步兵第1联队第3大队,指挥官名叫一木清直。

  一木清直生于1892年,比金振中还大10岁,但此人仕途似乎不顺,1916年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毕业后,干了快20年才混上少佐。若难逢“机遇”,也无“贵人”提携,已过不惑的一木清直在论资排辈的日本军界,估计也没太多上升空间了。

  不过,那个年代的日本人,特别是中下级军官,从小就浸淫在日本军国主义“武运长久”的幻梦中,个个狂妄自大、野心勃勃。一旦有侵略的机会,这批人甚至比高层更富于冒险和冲动。

日军炮击宛平城。图/中新网

  1936年,一木清直调往“中国驻屯军”第1联队任职,顶头上司正是他在陆军士官学校的师兄、联队长牟田口廉也大佐。

  作为小弟,一木清直唯师兄马首是瞻。七七事变爆发后,第1联队特别是第3大队成了挑起全面侵华战争的急先锋,这对师兄弟也因此官运亨通。

  1938年,已是少将的牟田口廉也被提拔为日本关东军司令部副官,一木清直则晋升中佐,回国当上了军校教官。

  二人双手沾满中国军民的鲜血,为自己铺就了晋升之路。但得意忘形的他们并不知道,绑在日本法西斯战车上当炮灰和赌徒,下场是什么。

  1944年3月,时任驻缅日军第15军司令官的牟田口廉也,仍像7年前在卢沟桥那般狂妄。他不顾日军颓势已显,贸然发动英帕尔战役,结果被盟军打得落花流水。

  牟田口廉也麾下数万日寇倒毙在热带雨林,他因此得了个“鬼畜牟田口”的恶名,在本国身败名裂,但好歹苟活到了战后。

  与师兄相比,一木青直同样不改蛮干本色,50岁时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

  1942年8月,在太平洋上的瓜达尔卡纳尔岛,已升任大佐联队长的一木青直指挥兵力、火力均居劣势的日军,骄横而盲目地向盟军阵地发动冲锋,自然是一败涂地。

  更疯狂的是,一木青直强令部下“玉碎”,让伤兵拉响手雷与盟军医护人员同归于尽。他本人也切腹自尽,做了日本军国主义的殉葬品。而这对“鬼子”师兄弟,也从此被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同样是战死沙场,有些中国军人却名垂青史,甚至让侵略者都肃然起敬。

  他的英名无数次被提及

  1937年7月,后来被誉为民族英雄的张自忠将军,正身处漩涡中。

  从1935年开始,日本情报机构就对包括29军将领在内的中方军政要员,不断进行分化、利诱和劝降。

  当时,日方认为张自忠曾赴日考察,属于可拉拢的对象。事实证明,这不过是侵略者的一厢情愿和痴心妄想。

  但在事变爆发前,时任29军第38师师长的张自忠,还有个身份和任务是作为中方主要谈判代表之一与日本进行外交博弈,而这后来给他带来不小的麻烦。

  开战初期,日军进攻受挫,遂以谈判为掩护,暗中加紧增兵。7月28日,29军遭日寇全线进攻,部队损失惨重,一天内副军长佟麟阁、第132师师长赵登禹先后牺牲,只得撤出平津。

  而张自忠因为此前与日方谈判周旋,被不明真相的国内舆论界扣上了“汉奸”帽子。其实,早在1933年长城抗战时,张自忠就率部痛击日寇。可想而知,莫须有的骂名对这位爱国将领造成了多么大的伤害。

  据女儿张廉云回忆,这段经历被张自忠视为奇耻大辱。之后每次对日作战前,张自忠都写下一封绝笔信,活着回来才撕掉。

中国军队依托卢沟桥抗击日寇。图/中新网

  1940年5月16日枣宜会战中,张自忠身先士卒,血洒疆场。日本设在汉口的广播电台,称赞他为“壮烈战死的绝代勇将”。

  张自忠以身殉国,军民齐哀,天地同悲。

  将军在天之灵若有知:他牺牲5年后,抗战胜利。6年后,经冯玉祥将军提议,北平市区的3条道路,被命名为张自忠路、赵登禹路、佟麟阁路。12年后,新中国领导人为这3位抗日名将签发烈士证书。他牺牲69年后,入选“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74年后,他的名字被首批列入“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

  如今,在中国首都北京宽敞明亮的街道上,伴随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进程,张自忠和两位29军战友的千古英名,已成为一代又一代中国人仰望和缅怀的不朽丰碑。

  “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反法西斯阵营战死沙场的众多将领中,张自忠是军衔最高的一位。这一评价,就来自曾任盟军中国战区参谋长的美军将领史迪威。而鲜为人知的是,史迪威也是七七事变的亲历者。

  1937年7月7日晚间,张自忠和第29军正与日军剑拔弩张。与此同时,北平城内,时任美国驻华武官的史迪威陪夫人在北海泛舟赏月。但他们的惬意心情,很快被一则突如其来的消息搅乱了。

  与史迪威夫妇同船的海军陆战队上校约翰·马斯顿说,已接到日方通知,称7月7日晚间,日军要在京汉铁路以西卢沟桥附近的铁路桥进行演习,类似演习已持续两周。凭着多年从军的敏锐,史迪威马上警觉起来。

  次日上午8点,史迪威收到中日两军在卢沟桥“小规模交火”的消息。他派人去事发地查看,带回的消息并不乐观。史迪威意识到日方或得寸进尺,挑起更大事端。

  随着“关东军大规模向关内调动”的情报传来,史迪威认为日本人已图穷匕见。9日,他驱车赶往宛平,试图与中国守军接触。但行至距城几百米处,激烈战火挡住去路,他只得离开。

  史迪威当时并不知道,他亲历的这次局部冲突,会唤起中华民族众志成城、抗击日寇的磅礴力量,而4年后,美国也将被疯狂的日本人拖入战争。他不知道,自己会在5年后出任中缅印战区美军司令,与中国军民并肩作战,并与中国共产党建立友好关系。他更不知道,86年后,在给他的外孙约翰·伊斯特布鲁克的复信中,中方称他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但在当时,他的一个做法,已经表明了他的选择。

  事变爆发后,史迪威把发给美国情报部门的一些电文,特意放在办公桌上供中外记者翻阅。此举不符外事规则,甚至某种程度上属于“泄密”,但史迪威说,他就是要让更多人“了解日本在关内进行入侵的真实情况”。而对中国人民,他给予高度评价:“只要方向对了,这四亿人民将凭借他们的勤劳和智慧必然屹立起来,而我们最好跟他们站在一起。”

  两位老战友的“小秘密”

  1937年7月28日,遭日军突袭的第29军被迫从平津撤退。负责断后的何基沣,于30日晚间与当地群众洒泪告别。北平城内,美国驻华武官史迪威听着远处枪炮声不断,不禁唏嘘感叹。而同时,第29军副参谋长张克侠,正忙着一桩十万火急的大事。

  张克侠生于1900年,后来投笔从戎,因胆略过人被誉为“军中智囊”,是冯玉祥西北军系统和第29军的一员干将。

  不过,他还有另一个身份:由周恩来亲自批准入党并直接领导的中共特别党员。7月28日,张克侠冒着战火和暴露身份的危险,把第29军即将撤出北平的消息告知中共北平市委。

  29日,北平市委召开紧急会议,安排党组织和相关人员火速撤离。据统计,危机关头,我党有万余干部群众成功逃离虎口,为此后华北敌后抗战燃起燎原之势保留了革命火种。

  而张克侠自己,却面临着新的更大的危险。29日,汉奸江朝宗主持成立“北平地方维持会”,在城内大肆搜捕抗日军民,张克侠只得隐姓埋名潜伏下来。后来靠表弟寄来的经商证明,8月张克侠才乘火车离开北平,几经辗转重返军旅。

  当时,张克侠并不知道抗战还要打八年。作为军人,他唯知杀敌报国,置生死于度外。1938年在山东临沂,他协助张自忠痛击日军板垣师团,为台儿庄大捷立下汗马功劳。

1945年抗战胜利,中国军队重返卢沟桥。图/中新网

  同样在这一年,离军养伤的何基沣开始认真思考、探索救国之路,后经周恩来介绍于1938年2月秘密到达延安。中共领导人多次与何基沣交谈,使他深受教益,感到自己终于找到了救国救民的真理。

  1945年抗战胜利,张克侠获赠只有蒋介石“天子门生”才能得到的“中正剑”,但这位“佩剑将军”始终红心向党。1948年11月8日,根据党中央指示,张克侠与何基沣率2.3万余官兵战场起义,为淮海战役胜利发挥了重要作用。

  1950年3月,中共中央确定了张克侠于1929年入党的党籍和党龄。敌营潜伏多年的张克侠,终于回到党的怀抱。而直到30年后,他才知晓另一个秘密。

  1980年1月,何基沣在北京病逝。这时,已是耄耋之年的张克侠得知,这位和他一起在七七事变中抗击日寇,又一同在淮海战场起义的老战友,原来1939年就秘密入党。遵照遗愿,何基沣的部分骨灰洒在卢沟桥畔,与当年牺牲于此的第29军袍泽英魂永远相伴。(完)

  参考资料:

  央视新闻、新华网、人民网、中国军网

  1、《抗战中的丰台丨金振中誓守城桥》,北京市政协、北京市丰台区委党史工作办公室,

  2、《抗战家书:我们先辈的抗战记忆》,共产党员网

  3、《史迪威与美国在中国的经验:1911-1945》巴巴拉·W.塔奇曼,新星出版社

  4、《抗日斗争中的北平地下党》《七七事变后北平的地下斗争》 ,北京市档案馆

  5、《张克侠 潜伏敌营十九载 官至中将获赠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